当前位置: > 所有作者 > 陈政欣

雅波

雅波,原名王昌波,祖籍海南乐会(琼海),出生于霹雳太平,曾在南大中文系就读,并修毕香港中大“小说研究”课程,以及厦大“中医内科专科”课程等。历任大马作家协会理事,太平推广华语工委会主席、太平华人文化协会文学组、医药组主任等。且为香港中医师公会永远会员及合格内科执业中医师以及大马华人医药总会注册医师。
目前为太平德德社济诚阁宣教主任、正乩掌、兼德教善书文丛主编,著作无数,笔耕不辍。


【得獎年表】
1. 1966年获得《教与学月刊》主办的“全国短篇小说比赛”特优奖,作品:〈偷心的贼〉。
2. 1967年获得“南大学生联谊会”主办的“全校文艺创作比赛”诗歌组冠军:作品:〈我的召唤〉。
3. 1 9 6 8获得《新明日报》主办的“第二届短篇小说比赛”优异奖,作品:〈良娼〉。
4. 1969年获得香港《当代文艺月刊》主办的“初恋征文比赛”入选奖,作品:〈小木偶〉。
5. 1969年又获“霹雳文艺研究会”主办的“全霹雳文艺小说创作比赛”公开组冠军,作品:〈崩〉。
6. 1970年获得“霹雳文艺研究会”主办的“北马文艺小说创作赛”公开赛冠军,作品:〈海王〉。
7. 1971年获得《教学与月刊》主办的“第三届马来西亚短篇小说比赛”公开组冠军,作品:〈诱〉。
8. 1972年获得台湾“海外文学奖”,作品:〈崩〉(短篇小说集)。
9. 1975年获得“南马文艺研究会”主办的“首届青年文学奖”优异奖,作品:〈警察〉(小说)。
10.1979年获得“南马文艺研究会”主办的“第四届青年文学奖”散文组优秀奖,作品:〈深山寄简〉。
11.1980年获得“南马文艺研究会”主办的“第五届青年文学奖”小说组优秀奖,作品:〈哦,那是生活〉。
12.1981年获得“威省钟灵校友会”主办的“首届文艺出版基金奖”作品:〈一颗星,在陨落〉(短篇小说集)。
13.1984年获得“南马文艺研究会”主办的“第六届青年文学奖”散文组优秀奖,作品:〈木偶戏、法治社会〉。
14.1984年又获“大马福联会暨雪福建会馆”主办的“文学出版基金奖”,作品:〈云外飞笺〉(散文集)。
15.1985年获得“南马文艺研究会”主办的“第七届青年文学奖”小说组优秀奖,作品:〈明日,风会停吗?〉
16.1986年获得“大马福联会暨雪隆福建会馆”主办的“文学出版基金奖”,作品:《焚烧一卡车的愤怒》(小说集)。
17.1987年获得“大马福联会暨雪隆福建会馆”主办的“文学出版基金奖”,作品:《蓝天,逐渐褪色》(小说集)。
18.1990年获得“大马福联会青年团”主办的“第三届乡青小说奖”,作品:〈血肉砌成的太平〉。
19.1991年获得“南洋大学校友会”主办的“第二届全国微型小说比赛”季军奖,作品:《逐浪》(散文集)。
20.1991年又获“大马福联会暨雪福建会馆”主办的“文学出版基金奖”,作品:〈具有文化的飞虫〉。
21.1991年再获“大马华文作家协会”主办的“九十年代马华文学丛书出版基金”,作品:《谁在黑雾中熄灯》(小说

集)。
22.1991年再获“大马福联会青年团”主办的“第四届乡青小说奖”优秀奖,作品:〈赤军过境〉。
23.1992年获得“大马福联会青年团”主办的“第五届乡青小说评论奖”,作品:〈灵与肉的挣扎〉(”评宋子衡短篇小说

《熔岩》”)。
24.1993年获得星洲日报主办的“首届世界华文小说奖”入选奖,作品:〈补洞〉。
25.1993年再获“大马福联会暨福建会馆”主办的“文学出版基金奖”,作品:《血肉砌成的太平》(小说集)。
26.1993年再获“南洋大学校友会”主办的“第三届全国微型小说比赛”季军奖,作品:〈床〉。
27.1993年再获“大马华文作家协会”主办的“首届韦晕马华文学评论奖”作品:〈儿代父走的路〉(评《方北方短篇小说

集》)。
28.1995年获得“南洋大学校友会”主办的“第四届全国微型小说比赛”优秀奖,作品:〈刻血碑的人〉。
29.1995年再获“大马福联会暨福建会馆”主办的“文学出版基金奖”,作品:《床》(微型小说集)。
30.1995年再获“雪隆海南会馆”主办的“珠崖文学奖”,小说组优秀奖,作品:《禅之微型》(微型小说集)。
31.1997年获得“乌鲁冷岳兴安会馆”主办的“德麟文丛出版基金奖”作品:《族脉》(散文集)。
32.2000年获得“南洋大学校友会”主办的“第六届全国微型小说比赛”优秀奖,作品:〈无法度〉。
33.2001年获得“雪隆海南会馆”主办的“珠崖文学奖”,散文组优秀奖,作品:〈龙之语〉。


【著作年表】
个人创作专集
1. 小说集《崩》1972年闪亮出版社
2. 散文集《深山寄简》1973年闪亮出版社
3. 小说集《不落雨的雨城》1976年今日出版社
4. 小说集《焚之外》1977年闪亮出版社
5. 杂文集《雅波专栏》1978年闪亮出版社
6. 小说集《一颗星在陨落》1982年闪亮出版社
7. 散文集《云外飞笺》1985年闪亮出版社
8. 杂文集《醉笔人语》1985年闪亮出版社
9. 小说集《焚烧一卡车的愤怒》1987年闪亮出版社
10.小说集《蓝天逐渐褪色》1988年闪亮出版社
11.小说集《谁在黑雾中熄灯》1991年大马作协
12.杂文集《逐浪》1992年文运企业出版
13.小说集《血肉砌成的太平》1995年闪亮出版社
14.小说集《禅之微型》1996年雪隆海南会馆
15.小说集《床》1996年闪亮出版社
16.语录《行云流水》1996年闪亮出版社
17.杂文集《族脉》1998年彩虹出版有限公司
18.杂文集《龙之语》,2001年雪隆海南会馆
19.语录《顷刻鼓歇》,2005年闪亮出版社


【編著】
(一)医药读物
1. 医药小丛之一《抗癌常用中药》1997年闪亮出版社
2. 医药小丛之二《常见病医疗》1998年闪亮出版社


(二)儿童读物:
1. 作文集《闪亮的一群》1980年闪亮出版社
2. 作文集《大家来写作》1990年闪亮出版社
3. 童诗集《童年时光》1993年太平华人文化协会出版
4. 童诗集《童年》1989年大传出版有限公司


(三)宗教读物:
1. 济诚文丛之一《白云敲月》1993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2. 济诚文丛之二《柳浪乘风》1994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3. 济诚文丛之三《杜纯特辑》1995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4. 德化小丛之一《道济天尊九九句》1996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5. 德化小丛之二《白云至尊九九句》1996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6. 德化小丛之三《何野云师尊九九句》1996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7. 德化小丛之四《柳春芳师尊九九句》1997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8. 德化小丛之五《三字经》1997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9. 德化小丛之六《太上感应篇》1998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10.德化小丛之七《了凡四训》1998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11.德化小丛之八《德教心典说什么》1998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12.德化小丛之九《德典英译》1998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13.德化小丛之十《云海天心》1999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14.德化小丛之十一《增广贤文》1999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15.德化小丛之十二《千字文》1999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16.德化小丛之十三《十章八则》2000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17.德化小丛之十四《神灵显赫》2000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18.德化小丛之十五《阴骘文》2001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19.德化小丛之十六《诚修德盟》2001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20.德化小丛之十七《清静经》2002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21.德化小丛之十八《百字碑》2002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22.德化小丛之十九《顽石点头》2002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23.德化小丛之二十《温情人间》2002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24.德化小丛之廿一《戒淫经》2003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25.德化小丛之廿二《福寿论》2003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26.德化小丛之廿三《天地有情》2003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27.德化小丛之廿四《啸傲烟霞》2004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28.德化小丛之廿五《阴符经》2004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29.德化小丛之廿六《大悲咒》2004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30.德化小丛之廿七《普门品》2005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31.德化小丛之廿八《三仙清音》2005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32.德化小丛之廿九《孝经》2005年太平济诚阁出版


我的文学情怀


寫作即是修行


写作该是一条无怨无悔的不归路。也许当初写作,并没定下什么条件、计划或理想,但写久了,自我知晓,写作即是修行。
余秋雨近日访马时说: “ 毋论是东方文学或者是西方文学,尤其是现代文学,普遍上缺少了一种终极关怀的思想。”换句话说,许多写作者在作品中,再三强调“成功”与“强大”,以及宣传如何致富、如何致胜、如何制伏别人,如何成为赢家,全没尽到凈化心灵上的责任。
有人说,华人历史原本就是一部千年砍伐史,不是你死,则是我亡,每换一个朝
代,都杀得不亦乐乎,一代传一代,难怪至今华文作家所背袱的历史重担与罪恶感,每一反思都足以使人精神崩溃。
要凈化心灵, 就非借助宗教思想的灌溉不可。当然,在此并非只指一种宗教或仅指狭义的宗教教义,而是指所有劝人向善向上的宗教,尤其强调的是“大慈悲心”,要知道,任何正信宗教莫不以“慈悲”为前提或首要任务,而我们的作品中,所缺乏的正是一股对人类关怀、爱护与怜悯的高尚情操。

作品内容是作家思想最好的表现,一位优秀的作家,会使读者从痛苦思维中解脱出来,把绝望化为希望,不断提升读者灵性,从而达致宁静与温馨。某些作家,也许比别人多读几年书,但其思想意识却极其“败坏”,心中充满愤怒、怨恨与贪嗔,眼中容不下他人,文坛上似乎只有他一人“独尊”,其余皆是下品,心胸如此狭窄,试问如何能“放眼世界”?
文学创作是属于一种心灵上的工作,我从来不敢等闲视之,因说错一句话,挺多误导一两人,但文章一经刊出,其影响力则无远弗届。尤其近几年来,在撰写有关宗教与凈化心灵方面的文章,更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唯恐偶一不慎,误人误己,祸害则大矣。
写作快乐吗?这要看作家是持着什么观点与态度视之,如果想致富而写作,在目前的马华文坛上,肯定“痛不欲生”,要是认为写作是在“渡化众生”,也许能令您更了解人生的真谛与意义。
附上一句题外话,倘若日后有人要“烧芭”,应先把住在芭内的人请出来,不要出其不意,连人带芭全烧掉,这太无人性了。若无人性,何来文学?


总计 5 个记录